張鐵林對話新浪:《白銀》和我以前的角色不同
張鐵林對話新浪:《白銀》和我以前的角色不同
資料來源:新浪娛樂訊 文:趙靜

新浪娛樂訊 柏林時間2月13日,新浪娛樂對話《白銀帝國》主演張鐵林。此次《白銀帝國》參加第59屆柏林電影節的特別展映單元,張鐵林做為該片主要演員之一于2月12日晚現身其全球首映禮。
  新浪娛樂:我們現在是在柏林電影節,馬上與我們對話的是張鐵林老師,張鐵林老師跟我們網友打個招呼先。
  張鐵林:親愛的網友大家好,我們在柏林電影節已經來了兩天了,《白銀帝國》這個電影昨天晚上走了紅地毯,做了首映式,我也是第一次看這個電影,很想跟大家聊聊。
  新浪娛樂:您看了《白銀帝國》,覺得跟你之前期待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或者有什麼樣的驚喜嗎?
  張鐵林:我是第一次全片這樣系統的看了一遍,很多東西出乎我的意料。因為儘管我是參與者,我是見證人,我在看電影的時候,我的感覺跟大部分觀眾不一樣。因為我畢竟在幕後。所以當很多東西接起來以後,你會發現蒙太奇的語言出現了,句式出現了,風格出現了,包括音樂等各方面東西出來,連起來以後,這個人物立體了。我總體感覺這個戲體現了我們所想像的那種約定俗成的,晉商在當時特定歷史環境下的氣魄、氣派、場面調度、人物關係,包括整體隊伍的排列,都出來了。
  新浪娛樂:這個影片叫《白銀帝國》,您以前也演過特別多皇帝的角色。其實您在《白銀帝國》裏面也是一個家長,也是一個皇帝,您怎麼跟之前的角色區分開呢?
  張鐵林:那不一樣,如果單純地去演一個大家觀念中的權利的象徵,權利的符號,這個並不難。難的是其實每一個權利符號的背後,都和具體的故事,具體的事件和矛盾衝突、人物關係所產生的不同的戲劇效應有關係。所以我們說《白銀帝國》,單純演一個權利象徵的康老爺,這個不難,但是這個勢必非常單調。我們看到電影裏面人物的關係,郭富城作為兒子,郝蕾作為繼母。兒子和繼母的特殊關係,父親和兒子這種錯綜複雜的,既是情敵又是接班人,又不爭氣,又很期待,又想傳宗接代,又想延續晉商以及這個票號精神的傳承,所以康老爺在中間的矛盾是非常複雜的,他的心理矛盾非常複雜。他不能單純只是去在這一個大的,將要垮掉的一個時代的環境中間去假裝自己還是一個權利的象徵,那個太簡單了。
  新浪娛樂:他必須去切實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安排。
  張鐵林:是,我相信看完這個電影的人會說,家長真難當,老爺真難當。不是想像的往那一坐,一呼百應,沒那麼簡單。
  新浪娛樂:在演繹這個角色之前,您對晉商的歷史瞭解嗎?
  張鐵林:我開始對它瞭解,也就是說我們每一次拍戲都有一個機會去瞭解一個和戲相關的歷史背景。這是必須要做的功課。我們對歷史環境和背景的瞭解深度、廣度和程度一定會潛移默化的影響你所扮演的角色。
  新浪娛樂:我們這個電影相對來說比較特殊一些,導演她可能是有一個所謂的美國背景,她對故事的進展方面的設想有一些西方傳統的戲劇的結構。咱們這個劇組裏邊的成員也比較多,從扮演的角色來看,從跨越的年代來看,還包括他們說在現場照顧古董的那些工作人員都非常多。那您在片廠有什麼樣的體會呢,有什麼樣難忘經歷,或者是有一些什麼快樂和有一些困難跟大家分享一下?
  張鐵林:你剛才說了,我們常說電影是導演的藝術。我們導演有這樣一個比較綜合的國際的生活和教育的背景,我們導演的這個電影,這個故事,這種講故事的方式,其實照顧了西方觀眾的角度。這個攝製組隨著這幾年我們國家電影兩岸三地,三個地區,包括海外很多人的這種組合形式,已經有很多例子了。所以這是一個帶有國際化意識的一個組合。這樣一個組合勢必把來自各方面不同的經驗組合在一起,勢必在這個電影裏面也體現了各種不同的文化來源,不同的審美意識以及價值觀念。所以這個電影勢必會變成一個有點混血,我們不說純粹的混血,有相當大程度上的混血的成份,是不是有可能幫助我們戲在海外的發行,或者說很大程度上能夠有更多的可能性讓西方觀眾去認知和解讀它。
  新浪娛樂:您在拍攝過程裏面有什麼樣難忘的經歷跟我們大家分享?
  張鐵林:我不敢說有什麼特別難忘的經歷,記者一般都問你跟我們講個故事,你在拍這個電影的時候有什麼特別難忘的經歷。沒有特別難忘的經歷,總而言之,這個電影有它的特點。我們知道,女導演,第一部,有非常豐富的舞臺的經驗,第一次嘗試做電影。又是一個國際化的組合,比較大的預算,很大的隊伍,相當困難的拍攝場景,要大量的轉點。山西那個環境大家都知道,又是冬天最冷的時候。在這樣各種因素的交織之下,完成這樣一部戲,這個經驗是非常特殊難得的。
  新浪娛樂:您在電影裏邊跟自己的兒子其實是一個情敵的關係,在演您的媳婦郝蕾那個角色,她身上有什麼特質能夠吸引到你?你對她的期待僅僅是一個傳宗接代嗎,還是說還有別的特別複雜的感情在裏面?
  張鐵林:我們從電影裏面已經看到,在那個歷史時期,女人的角色和今天社會的價值觀下面對女人的認知是不一樣的,有所變化。我們看到郝蕾,無論她有西方的文化,文明的背景特徵,在康老爺的眼中,她也不過就是個繼母,她也不過就是個續弦的老婆而已。所以你們看在我們看到郝蕾這個角色,在河裏游泳,假裝死了,就是康老爺知道就算是以為她死了,也沒有那麼動容,沒有兒子的感情傾注得那麼深。康老爺在這個故事裏邊整個所代表的是一個歷史的傳承的一個符號,是一個傳統價值觀念的一個符號,所以從他的行為,對於郝蕾這個繼母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來,女人在那個時候不處在主導地位,儘管當年的元首是老佛爺,是女人。不濟事。
  新浪娛樂:那您跟兒子之間的關係呢?包括為什麼後來會將這樣一個白銀帝國交給他,然後自己就離開了。
  張鐵林:不能不交給他,傳宗也罷,接代也罷,傳承也罷,繼承也罷,是一定要一棒一棒傳下去的。而且我們看到《白銀帝國》最後老爺抱著個孩子出來,老爺說我給咱們家生了一個接力棒。所以他的腦子裏面是非常傳統的,中國民族傳統的價值觀。
  新浪娛樂:您剛才說不得不,是這個人物是承認自己的失敗?他的年代過去了,他必須把這個交出去? 張鐵林:承認不承認都沒有太大意義,如果說現實已經由不得你不承認,你承認也罷,你不承認也罷,個人的力量都是非常有限的。儘管康老爺是使盡了,竭盡全力,力挽狂瀾都沒用了。您本身對中國古典文化很瞭解嗎?您本身對古董有自己的喜好嗎?
  張鐵林:太有了。
  新浪娛樂:拍這個片子的時候會不會給您一個特別好的機會?看到平時不能看到,或者不能夠特別近距離看到的一些東西呢?
  張鐵林:我覺得沒有太多機會去研究古董,因為這個戲不是講古董的,在山西拍這個電影的過程當中,我們也接觸了一些當地的古董商人,那完全是業餘愛好,是玩了。
  新浪娛樂:但是你們的道具有很多都是真正的古董?
  張鐵林:有很多,但是我們沒有精力花在這個上面。
  新浪娛樂:這個片子是肯定會在內地上映,您向我們觀眾說幾句推薦語,讓他們到時候去電影院看。
  張鐵林:觀眾朋友們,我覺得《白銀帝國》這部戲,其實是在目前來說,在反映我們票號文化,晉商文化的一個比較有特點、有特徵,而且藝術形式上體現得比較盪氣迴腸的這麼一個作品。我希望大家有機會能夠去看一看這個電影,這個電影如果能夠給你們帶來部分對於歷史的回顧和藝術享受的話,那我們的辛苦也沒有白費。我希望這個電影能夠給大家一種視覺和藝術享受,也希望大家包含我們工作中的不足,我們希望今年能夠有機會再拍出更好的戲來,謝謝。